曲秋香

半退圈的养老fo主,绘画不打tag,写肉文专号。

我好久没写邦信了。

趁着下下周段考结束以后写写吧。

肉+剧情


离挽衾:

瞎改的图和歌词
我爱华山.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天都要说一声 梦中情华最美丽
魔镜魔镜看看我 心选华山在哪里
华山 我要华山 梦中情华我爱你

pose pose

梦中情华我爱你

pose pose

为了情华能开心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找到心选华 世界喊到没铜币
梦中情华在哪里 我要多久寻到你
华山 我要华山 梦中情华我爱你

wow

华山华山华山华山
华山华山华山华山
华山华山华山华山
华山华山华山华山
梦中情华在哪里

心选华山我爱你

拜拜 小道长 暗香沧海小和尚
同门姐妹不内销
别来别来不收留

拜拜 水攻石 为了情华当纯奶
碧玺琥珀全加气
醍醐灌顶奶爆你

来来 心选华 宗师绝境我带你
不用开盾我来奶 一枕华胥全为你

来来 梦情华 你还到底在哪里
找到情华日可待 不达目的不放弃!

大怂太太的!

羡青山有思,白鹤忘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的你的都是你的

緋衣ADELINE:

略有些醉。
爱慕他每一寸肌肤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脆弱,渴望,液体,融合。强烈而深沉的欲望。
舔舐,撩拨,占有,余味。

无限的下坠,肉身的沉沦。
如此种种,无不销魂。
略有些醉。

【邦信】高考盲狙

吹爆我杀

杀酱:

       # @竹枫 ☜ 我爱她qwq
    


        韩信一直有一个秘密。


        他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一只宽厚的手掌轻轻覆上了他的头顶。


        “在写什么呢?”


        “哇啊!”


        韩信立刻把身子压上桌子,也不顾黑色水笔硌在身上的不适,回过头就冲着那人要生气:“你干…………”


        “嗯?”


        一旦对上那双眼角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韩信登时没了脾气,硬是把就快从喉咙里冲出来的字咽了回去。


        看见他那副恼羞成怒的模样,刘邦眼底笑意更甚,佯装不满道:“诶,好歹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我都不能看呀?”


        韩信没说话,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迅速,一度让刘邦觉得自己眼前出现了残影。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看不到那人悄悄红透的耳根子。


 


        刘邦特别喜欢韩信,一天不撩浑身难受的那种喜欢。


        两人打小一块儿玩,跟狗皮膏药似的天天黏在一起。刘邦仗着自己比韩信大了三岁,连哄带骗地让人家叫自己哥哥,韩信小时候也是个不懂事的,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红毛就这么跟在他后面叫,刘邦则有模有样地学电影里的黑帮大佬拿把小梳子弄弄自己刘海,觉得倍儿有面。


        而现在,韩信那头乱糟糟的红毛早就被束起来服服服服贴贴地跟在他后脑勺,成了校园里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当年傻不愣登的熊孩子也渐渐抽条,成了个模样俊俏的少年。每到这时,刘邦就禁不住怀念从前,同时对那群被迷得七荤八素的小姑娘表示嗤之以鼻:你们男神跟我还竹马呢,我都没被他的美色迷惑,女人真是肤浅!


        这么想着,他也不顾自己昨天还在和项羽争论韩信好看还是虞姬好看的这一丑恶事实,站起身来拍拍自己裤子,觉得自己今天依旧倍儿有面。


        


        韩信轻车熟路地驾着自行车来到了刘邦打工所在的邮政局,只不过他这次来不是为了给刘邦送饭或者别的什么理由,而是为了给自己寄信。


        是的,给自己寄信。


        果然不管怎么样都很耻吧。他想着,手指轻轻摩挲稍微有点粗糙的信封,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它扔进垃圾桶,毕竟给未来的自己写信这种事情不是什么人都会去做的。


        只是上面什么都没写,只写个收信人就潦草地完了事,这信估计也不会落到谁的手里去,说不定还会被人家丢掉………


        等等,反正横竖都是丢掉,要不干脆寄了吧?


        韩信突如其来脑子一热,手上的动作先一步把信丢进了那个绿油油的铁皮箱。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一个紫色毛茸茸的脑袋悄悄探出来,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韩信没成年吗?


        那显然不可能。


        一个即将要面对高考的人怎么可能还是未成年呢?


        刘邦看着手里那封信,越发不是滋味。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是有点过了?


        韩信爸妈不在家,他索性今天过来刘邦家吃晚饭。刘邦的爸妈也是个常年外出的,饭桌上,一时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刘邦叼着一块排骨,口齿不清地问韩信:“想好去哪个学校没?”


        明知故问。他在心里唾弃自己道。


        韩信脸有点儿红,但还是低下头小小声说:“我想去你那个学校。”


        “那如果我说我不想跟你在一块儿呢?”


        韩信动作猛地一僵,随后筷子掉在了地上,断成两截。


        他温温吞吞地弯下身捡起那躺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木质长条,突然就很烦躁。


        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韩信吸了吸鼻子,委屈一下子在自己心底里炸开,偏偏自己还没立场发火,人家讨厌你,难不成还要看你脸色?


        谜一般的寂静。


        “行。”


        “那我不去。”


        他“啪”地一声把筷子砸在桌上,从沙发上操起自己书包转身离开,除了关门时那一声巨响,刘邦甚至看不出来他有在生气。


 


        从那天起,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降到了零度,两个人都冷着一张脸,表情难看得很,在外人眼里像是抽了风。


        然而几天前却还不是这样。


        项羽怀疑刘邦发了疯。


        在他的认知里,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在三更半夜冒着被宿管大爷发现的生命危险突然跑过来别人的宿舍疯狂拍门的。


        “能不能小点声,我们宿舍吃着海底捞呢!”他愤怒地揪住了刘邦那一头风骚的基佬紫,恨不得把他脑袋摁进汤里洗洗,“非得让我们被发现了你才好过?”


        刘邦一脸严肃:“羽哥,你向来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今天来,是有点正事想跟你讨论讨论。”


        项羽一听了不得了,羽哥都叫出口了那八成是有什么大事,当下把门一关,冲他挑挑眉:“啥事啊?”


        刘邦扬了扬手中的信:“我发现我发小也喜欢我!”


        “啥?!”项羽大惊失色,“什么叫做‘也’?”


        张良一听也有点儿坐不住,索性起身过去凑了个热闹:“干嘛呢,过来找我们取经还是咋滴?”


        “不是,”刘邦抱着手里那封信,笑得有点儿瘆人,“我想问问,你们说我俩以后到哪儿去度蜜月比较适合?”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尔后由项羽带头,一群人操起枕头不由分说就把刘邦赶打出去。


        第二天,刘邦看着自己桌子上那本《未成年人保护法》陷入了沉默。


   


        作为当事人的韩信是丝毫不知情的。但不得不说,韩信是个非常优秀的押题手。此刻,他看着作文题目,心里又酸又涩,难受得要命。


        他想起了那封信。


        自己都写了些什么啊。


        他不过是希望能跟自己喜欢的人考同一个学校罢了。


        咬咬牙,撇干净心里那些有的没的东西,笔尖在纸上来回游走,又是一篇漂亮的考场作文。


 


        刘邦今天特地从大学请了假,为的就是过来从考场接韩信回家。接连几天的思想斗争让他看起来很焦躁,以至于韩信从考场出来了,他也没能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挑挑眉,下意识就要接过韩信的书包,却被后者一把打开手。


        “我自己来。”


        “………行。”


        刘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将面色不善的韩信塞了进去:“你要闹脾气回家再闹。”


        “谁跟你闹脾气了?”韩信怒极反笑。刘邦被这么一呛,火气一下子就蹿了上来,却还是忍下来,回到驾驶座上一言不发,给车子落了锁:“我说了,有矛盾回家解决。”


        韩信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到了,下车。”


        “不下。”


        “那就不下。”刘邦抄着手,半倚在座位上道,“有什么事一次性说出来吧。”


        韩信连个正眼都没分给他。


        “知道我为什么不要你跟我一块儿吗?”


        刘邦说着,把一张皱巴巴的纸塞到了韩信手里,示意他自己看。


“展信安: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请不要感到惊慌,也不知你心中最初的不安与迷茫是否已经得到了答案……………


        ……………”


        这是他写的那封信。


        “你喜欢我,对吗?”


        韩信愣住了。


        他抬起手,猛地把手中的信纸撕得粉碎,“砰砰砰”拍着车门。刘邦强硬地掰过他的头,逼他看向自己:“是不是?”


        韩信拉开他的手,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他妈信都看了,问我干什么?”


        “那要是老子也喜欢你呢?“


        “说明你吹逼。“韩信不假思索。


        “………你不能说点好听的?“


        “我们俩都认识多久了,你丫骗我我看不出来吗?“


        刘邦那点火气登时被韩信全部压了下去,敢情这是真人版狼来了,他就是那个骗人的作死小孩。


        他举双手投降:“韩重言,您老能不能信我一次?”


        “回到刚刚的话题,晓得我为啥不让你跟我一块儿念大学吗?“


        韩信素来实诚惯了:“不晓得。”


        “我问你,你现在的分数能上重点不?“


        “能。“


        “那不就是了吗?“刘邦往韩信额头上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原本白皙的皮肤上登时留下了一个淡淡的红印,“上重点的人了,都不知道衡量取舍吗?”


        “能有好的前途,为什么非要为了我放弃呢?“


        韩信的脾气也被磨得一干二净了,他自暴自弃地把手一甩,道:“我不就想跟你一块儿嘛,鬼知道你这几天跟抽了风似的还学人家玩冷战……”


        “好好好,怪我。“刘邦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可你想想,你跟我一个大学你是舒服了,那我呢?你要我一辈子活在对你的歉疚里嘛?别老看那么多段子,等你以后出来工作了有的是机会让你懂得什么叫人间不值得,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好好考试,知道了没?”


        韩信点点头。


就像刘邦的死党张良说的,刘邦这人永远是利益至上,自私自利还小气,小时候一闯祸就推锅给自己害自己没少吃过亏。可是就这么一个人,他也能毫不犹豫地为自己选择一条最有利的道路,宁肯好几年见不到自己。一想到这儿,韩信心里那点阴霾烟消云散,心情颇好地一脚蹬向刘邦的小腿肚:“今晚吃炖牛肉。”


“成,我买去?”刘邦笑嘻嘻地把韩信的腿捞过来,按了按。


反正来日方长,不怂。


 


“诶对了,问你个事。”


“嗯?”


“你说咱俩去哪儿度蜜月?”


“?????”


 


End

我老婆就是厉害

南鸢:

师徒年下。不知道能不能看清……
没有剧情,没有剧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仓鼠精能去拜小白龙为师)
以前写的车车,一直没放出来,翻便签偶然间翻出来。

邦哥💜💜撩韩信❤❤的小段子💜🍉

圆月当空,月色皎洁,是夜,街外客栈灯火通明。
醉卧在柔软的栈内下榻将身边那人揽紧三分,在他脸颊辗转反复认真狠吮着,直到那人眉头轻锁,方才意犹未尽地住口。
  韩爱卿 …垂眸在他耳边轻声低语
:如此良宵佳境,晚风徐来。韩爱卿可否愿与朕溪边小酌,对坐桂下品酒,吟风弹琴。才不枉今夜月色?
周日就开车吧√

@杀酱_商参超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病名为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杀杀给我画的头像w